企业文化
首页
>企业文化>文化艺苑

父亲的肩膀

作者:韩松余 时间:2020-07-24  【字体:

父亲长得不高也不帅,工资微薄。长相平凡的他走入人海就会被淹没。从记事以来,父亲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便是他的肩膀。

父亲的肩膀没有外婆的后背那么佝偻,却也没有母亲的怀抱那么温暖。但是,无论是在上学放学或者周末逛街的路上,你总能看见这样一幅画面:一个身材微微发福的中年男人,肩膀上坐着一个乳臭未干,甚至牙齿都没长齐的小男孩。小时候家里没钱买车,父亲的肩膀对我来说就是那时最好的交通工具,家乡话叫做“马马肩”。

小时候住在县城里,学校离家差不多一公里,我坐在父亲的肩膀上,父亲抓住我的两条腿颠簸地行走在小路上,在路上我最大的乐趣就是伸出手去抓头顶上掠过的树叶。有时父亲也会一边赶路一边唱歌,时隔多年我早已记不清他唱的什么歌,脑海中模糊萦绕着的只有他浑厚铿锵的嗓音。

时间在他的肩膀上悄悄溜走,不知不觉间我就看见了学校的红瓦白墙。在教室望向窗外,我看到父亲的肩膀上有两道浅浅的印痕,坐在四四方方的板凳上竟然也好像有了些颠簸的感觉,我噗嗤地笑出声。

夕阳西下时,父亲又会准时地出现在学校门口,将年幼的我举起放在肩膀上,一颠一颠地往回走。暖黄色的晚霞把我们的身影拉成一道细长的影子。我坐在父亲的肩膀上,一只手轻轻抓着他的头发,另一只手拍打冒着细汗的额头,兴奋地说道:“爸爸,我今天举手回答问题后老师表扬我了!”父亲的肩膀轻轻颤抖,笑声像那些歌一样浑厚,和稚嫩的声音一起在山城中潆洄,逐渐融化在草莓糖果色的夕阳里。我有时也会在父亲的肩膀上睡着,两只小手衬在父亲的脑袋上,他茂密的头发痒痒地刺着我的脸,悠悠转醒时已经可以看见不远处的家门了。

父亲还会带我在小院子里乘凉,父亲坐在台阶上,我坐在父亲的肩膀上。我断断续续地数夜幕中的繁星,晚风徐徐吹来,吹散了父亲肩膀上流下的汗水,远远的还仿佛带着躲在树叶中的蝉的鸣叫,还有池塘里小鱼摆尾时激起的小浪花声。那是夏天最惬意的时光。

时过境迁,后来我们从县城住进了城市里,父亲也攒足了钱,家里买了自行车、摩托车,甚至坐上了宽敞明亮的小汽车,童年时坐在父亲肩膀上的颠簸感随着我的渐渐长大,也再感受不到了。

逐渐成熟,逐渐明白。原来父亲驮起我走路时的颠簸,不仅是因为承担着我身体的重量,还有这个家的重量,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扛在肩膀上,走出的每一步才沉重艰难。那时我暗自许下心愿,即使我的肩膀还十分稚嫩,我也希望自己能早日长大,用厚实的肩膀承担起这个家的一角。

后来,父亲依然平凡,长得不高也不帅。我从小时候要踮起脚仰望他的肩膀,到现在轻轻举起手便可以触碰到他的肩膀,时光如白驹过隙,有太多的东西已经改变。但我仍然难以忘怀,曾经父亲的肩膀像是一座移动的城堡,带我去看过遥远的最美丽的风景。


  • 国资委
  • 中央企业
  • 国有重点企业
  • 中国铁路总公司
  • 中国铁建网站群
  • 中国铁道学会
企业简介
AG苹果版APP重庆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于2016年11月在重庆市注册成立,注册资本金30亿元,由中国铁建原重庆铁发遂渝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及重庆指挥部整合组建而成,为...[详细]
联系我们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